天府為南鬥主星,屬陽土。     由於天府為主星,所以亦喜得[百官朝拱]。唯紫微的[百宮朝拱],以天府天相為最有力,天地府本身會天相,則不得謂天相為朝拱;紫微天相同會,亦不能稱為朝拱。

紫微與天府兩相比較,雖然同為主星,可是鬥數以北鬥為主,所以天府亦只是紫微的臣佐而已。

當[紫微天府]於寅申兩宮同度之吋,得天魁、天鉞;文昌、文曲;左輔、右弼會照,稱為[君臣慶會],古人稱道:[君臣慶會,才擅經邦],在此格局之中,作為君主的仍是紫微而不是天府。

天府所執掌的是財權,本身並不是財星,占人譬喻之為財庫;即如今日之中央銀行行長。因此他只有運用財帛、儲藏財帛的能力,而缺乏生財的能力。

所以同樣是主星,他跟紫微比較,便少了制衡全局的才能,權偏於財權的領導。亦正由於此,天府的決斷力、領導力便也遜於紫微。但同時亦沒有紫微那樣,具有強烈的主觀色彩。

紫微可以開創,天府卻利於守成。因此紫微可以開創新業,天府則只宜在現成局面下從事興革。也即是說,天府宜安定,不宜在逆境中打開局面。天府偏向於享樂,缺少在艱苦中建立事業的能耐。

由於天府宜安定、耽享樂的特性,所以不宜郵煞。煞曜增加了奔波勞碌,帶來了逆境,使天府難以在安定的環境下,從容從事興利革弊。

由於天府只是財庫,所以最宜見祿,祿存與化祿均可。有祿則財庫充盈,能夠發揮其運用財權的能力。

但當運用財權之吋,卻便牽涉了天相。天相永遠跟天府在三方會合,在鬥數中為[印星],無印則無權,印星不佳即權力發揮不宜,因此古人便有[逢府看相]的說法。天相吉,逢財蔭夾,或有輔佐諸曜同會,便使天府的權力亦因之得過以發揮,於興革之時進退得宜;若天相為刑忌所夾,或被四煞刑忌沖破,便使天府的權力亦受動制,以致雖守成亦進退失據。

一般術者只重視府相二曜的入廟與落陷,忽視了天相被什麽星曜相夾的宜忌,因此在這里特別提出,請諸者註意。

當無祿同會之時,天府稱為[空庫];天相不吉,或甚至帶煞來會吋,則天府稱為[露庫]。天府與地空、天空同躔之時,亦稱為[空庫];四煞刑忌交會,天府亦稱為[露庫]。

[空庫]使天府發展為巧取豪奪,有如一個政府的庫房空虛,便必稅吏橫行,稅法苛難,因此天府的性質便變得善用手段,外表圓融,而內心則多權術,究竟成為孤立。

[露庫]使天府平添許多困擾,必須設法彌縫暴露出來的缺陷。有如一家中央銀行缺點暴露,便非由財政要員出來表示信心不可。所以天府的性質,亦因此而變得奸刁虛偽,究竟容易傾敗。

以上所論,為天府的本質。所以當大限流年命宮天府躔度之時,則無!一空庫]、[露庫]之說,因為不可能在年限中將人的本質改變,故未可視為奸刁。

年限逢天府坐命,當然喜歡見祿;若無祿而見四煞刑忌,僅主困難挫折,不主宮非詞訟。當空劫並照之時,天府孤立之性則轉變成為寂寞,故有無所事事的空虛。

天府在十二宮中的分布,必與七殺相對,此為天府激發力的源頭。若七殺會合的星曜不吉,如會見刑忌之星,且各見天虛、陰煞同度,則對天府的激發力不足。這時候,假如天府又為空庫,便易產生人生空幻的感覺。這是經過一番營謀而仍無所得的心理狀態,偏向於消極,跟佛家之所謂[空]絕不相同。

廉貞為北鬥第五星,屬陰火。     在鬥數中,廉貞具有兩種不同的性格,常易為研究鬥數的人忽視。

廉貞為[次桃花],所以帶有陰柔的一面,但廉貞亦可以化氣為囚、為殺,因而亦帶有陽剛的一面。這是廉貞本身的性格沖突。

在星系結構中,不宜加強這種沖突,只宜調和。若沖突加強,則反主其人不良不莠。

古人對此其實已有提綱挈領的論述:[遇帝坐則主執威權;遇祿存則主大富;遇昌曲則主施禮樂;遇七殺則施武功。即是說,逢紫微、七殺則發揮其陽剛的本能逢祿存、昌曲則能發揮其陰柔的一面。陽剛主貴、陰柔則主富。於判斷命盤之吋,對這性質不能不加區別。

兼且,凡陽剛必主理智,凡陰柔則較重感情,若能使理智與感情調和,當然人生便多吉利,但若感情與理智沖突,人生便多由自己一手造成的痛苦。

廉貞這種複雜的性格,必須掌握,然後由星系組合來加以評判,實為推算的關鍵。

前面已經說過,紫微、七殺,可以加強廉貞的陽剛,祿存、昌曲則可加強他的陰柔。除此以外,當須留意一些其它星曜會合的性質。

天府有祿,可以加強廉貞陰柔之氣,使他的情感更深。

帶和善性質的天相,亦可以加強廉貞的陰柔,使他的陽剛之性內蘊而不表露。

破軍則可以加強廉貞陽剛之性,變得行為帶點決絕。

武曲則增加了廉貞追求物欲的色彩,因而發揮其囚殺之氣,變成自私自利。

所以廉貞在十二宮的分布,其基本結構相當複雜。他跟七殺、破軍、貪狼、天府、天相,五曜關系最深,或同度,或互對,而亦能會上紫微及武曲。

在子午宮,[廉貞天相]同度,對破軍;在卯酉宮,[廉貞破軍]同度,對天相。成為[廉破相]的基本組合。

在醜未宮,[廉貞七殺]同度,對天府;在辰戌宮,[廉貞天府』同度,對七殺。成為[廉殺府]的基本組合。

在寅申宮,廉貞與食狼相對;在巳亥宮,則[廉貞貪狼]同度,成為[廉貪]的基本組合。

[廉破相]與[廉殺府]的組合,本身已具有沖突的性質,所以見煞曜則增加其陽剛,見文祿諸曜則增加其陰柔,對此最宜仔細分別。

[廉貪]的組合,可謂最具陽剛之性。當廉貞與貪狼相對之時,所會照的為[紫微天相]、[武曲天府],貪狼的物欲色彩非常強烈,如果[武曲天府]不與祿同度,[紫微天相]又帶煞曜,則使到廉貞陽剛之性得以發揮,再有煞曜同躔,不但孤克,而且決絕。

[廉貞]同度,所會的星系為[紫微破軍]、[武曲七殺]星曜組合非常強烈,反而得一偏之氣,雖主六親無靠,少年奔波勞碌,但終能以武職顯貴。一一這種組合,宜見左輔右弼、天魁天鉞,卻不宜見昌曲。見祿存同度:則增加了早歲的奔波,但終能富裕。亦不宜再多見煞曜,否則過剛則折。

天同為南鬥第四星,屬陽水。     道家歷來相傳,[南鬥主生,北鬥主死],所以南鬥的星曜多帶和氣,而北鬥星曜則較為肅殺。天同為南鬥之星,而且還是南鬥中最和氣的一顆星曜,所以古人稱之為[益福保生之星]。

天同化氣為福。但所謂福,卻並非自天而降,往往是經過一番挫折之後得來的安定與享受。所以天同跟天梁相似,天梁主[蔭],但必須有災難發生,然後化解於無形;或將重大的災禍轉化為輕微物災厄,乃稱之為[蔭]。天同的[福],亦有先貧後福,先無後有之類的色彩,因此往往亦象征人生的一段艱辛。

古人說:[天同十二宮中皆為福],對[為福]的定義,必須如此理解。

前人論天同,譬喻之為安排皇帝飲宴遊樂的[光祿寺卿]。因此天同的另一特質便是享受。

在鬥數中,主享受的星曜,計有天同、廉貞、貪狼、天梁四星。廉貞貪狼是一對,比較上廉貞重精神、貪狼重物質。天同天梁是一對,比較上天梁重精神,天同重物質。

但[廉貪]與[同梁]卻又有分別。[廉貪]帶桃花的色彩,因此偏重於酒色財氣;[同梁]較為優雅,因此偏重於風花雪月。

亦正由於此,天同雖有偏於物質享受之性,卻不像貪狼那樣,能夠主動積極去爭取,因而便表現得頗為軟弱,同時帶點浪費。

古人不喜天同坐女命,即是由於這個緣故。蓋古代女子雖不喜性剛,但卻必須貞烈,天同既耽享受,又浪費,但卻軟弱,於是變為精神空虛,在古代便恰恰是妾侍的本質。[雖美而淫],則是古人對天同坐女命的普遍評價。

由於天同軟弱,但卻有[化福]的本能,因此在適當情形下,宜見煞星加以刺激’;或見[化忌]加以激發。一一請註意,必須是在適當情形下,並不是凡天同見煞忌都成為良好的星曜結構。

古人有[天同擎羊同宮,身體遭傷。][天同太陰同在午宮守命,會四煞,殘疾孤克]的說法,這即是並非凡天同都喜見煞的證明。由於近人推算鬥數,過份偏註於[天同喜煞曜刺激]的想法,因此這里才特別提醒一下。

在什麼情形下,天同喜歡煞曜呢?

天同帶祿,便不怕煞曜來侵。尤其喜歡化祿。其實古人對此已有論定,[化祿為善,逢古為祥]。若不化祿見祿,四煞並照同躔,則亦不為美格。有祿羈糜。然後始喜激發。

天同會諸吉,亦不怕煞曜同會。最宜帶文昌文曲而見煞曜。因為昌曲增加了天同的聰明才智。喜歡享受而具聰明才智的人,性格愈容易流為軟弱(廣府人所謂[走精邊]),精神亦愈容易空虛(風時見有庸庸碌碌的人會精神空虛的?),這時便喜歡煞曜的激發。

所以在天同諸星系中的[馬頭帶劍]格,即[天同太陰]在午宮與擎羊同度,丙戌年生人始為合局。在丙年,天同化祿;在戊年,太陰財星化權,皆有帶財祿見煞的意味。

除了喜煞之外,在適當情形下天同亦忌星。此即天同星系的[反背]格局。它的星系結構是一一

天同獨坐戌宮,丁年生人化權;會事業宮的太陰化祿、天機化科。祿權科會,使耽於享受的天同變得更軟弱,但在對宮卻恰有巨門化忌來沖,成為激發的力量,此乃否極泰來,反成大貴的格局。

天同喜魁鉞,因為主一生多逢機遇。左輔右弼同會,雖多助力,反而可增加其依賴性。見昌曲則宜同時見擎羊;見化祿則不怕煞星侵擾;見三吉化則反而喜化忌,這是天同的特性。

對於天馬,天同天梁同度,或天同對拱天梁的情形下則不喜。因為[同梁]已帶有人生觀欠積極的色彩,再見天馬,便嫌浮蕩無根,變成純理想而欠實際。

天同亦不喜火星,尤其不喜鈴星。這兩顆煞曜帶剛烈之性,恰與天同之優柔相反,氣質沖突,故遇之多主逆境。

在十二宮分布中,天同必與太陰、巨門、天梁三曜,同度或對拱。

在子午卯酉四垣,為[同陰]的組合;在辰戌醜未四垣,為[同巨]的組合;在寅申巳亥四垣,為[同梁]的組合。

除了上述[馬頭帶劍]及[反背]兩個特殊格局之外?一般來說,以寅申宮[天同天梁]最為平穩,只須見到吉化(無論為化祿、化權或化科),或與祿存同度、相對,即主一生平穩發展,無大風波險惡。

反而在天同見煞忌的情形下,即使構成良好格局,亦必主人先歷艱危然後發福,或一生少坐享其成的機遇。

 

武曲為北鬥第六星,屬陰金。

在鬥數中,武曲為財星。他跟太陰不同。太陰偏重於[性];而武曲則偏重於[質]。所乙太陰主計劃,比較抽象,武曲則主行動,非常之具體。因此二者比較,太陰就顯得柔和,武曲則顯得剛烈。

凡剛烈之星,一定不利六親,蓋剛烈必同時帶孤克之性。所以推斷武曲在命盤中的吉兇,常因宮垣不同而評價不同。在財帛宮、事業宮,甚至在福德宮,都不忌武曲之剛烈。可是在命宮、父母宮、兄弟宮、夫妻宮、子女宮,以及交友宮,卻嫌武曲的孤克。

特別是夫妻宮,倘如有孤克的性質,人生便多缺憾。古代社會女子無事業,嫁夫之後即以丈夫的事業為事業,因此便最嫌武曲坐夫妻宮,古人稱之為[寡宿]。至於男命,則不過嫌其[婦奪夫權]而已。

擎羊、陀羅,最易加強武曲的剛烈與孤克。因此武曲不宜受其會照。當武曲化忌,或跟武曲同度之星化忌時,則甚畏羊陀相夾。羊陀夾武曲之忌,為鬥數中相當壞的結構。

但當坐財帛宮與事業宮之時,武曲卻又不忌羊陀。因為剛烈之性,正好促使武曲積極進取,頂多發展到不擇手段而已,並不代表他的進取失敗,所謂[武曲會羊陀,奸詐],正好代表這種性質。

即使是武曲化忌,羊陀來夾,亦不一定代表事業失敗,可能只是因為過份積極進取,不自量力,投資太大,以致無以為繼(如俗語說的[十個罌,九個蓋]),因而引起挫折與經濟困難而已。

武曲真正畏懼的是火星與鈴星,同度或會照,主惡性競爭,主剝削掠奪,主侵吞盜竊.古人說[武曲火鈴同宮,因財被劫],即是這個道理。所謂[被劫),不一定是搶劫,只是競爭掠奪之意。

古人又說:[武曲羊陀兼火宿,喪命因財。]這是說火星同度,羊陀照會的情形。羊陀固非善類,但弄到[喪命因財],則主要還是因為火星同度(其實鈴星同度亦然)。

有什麽星曜可以調和武曲的剛烈孤克呢?

首先是文昌、文曲。這對星曜,如果成對會入武曲坐守的宮度(特別是武曲獨守的宮度)。會使武曲變得柔和一點。但與此同時,卻會使武曲變得優柔寡斷。

其次是天府。天府有庫藏之性,又屬陽土,因此就可以收斂武曲的剛烈之性(正如諸葛亮之收服張飛),並同時減少了它的孤克。所以六親的宮垣,於武曲諸星系中,最喜[武曲天府]。古人甚至說:[武曲天府同宮於子午,主有壽。]即是這個道理。

再其次,能調和武曲剛克之性者,為祿存或化祿。最喜武曲化祿,其次為貪狼化祿及廉貞化祿,再其次為破軍化祿。武曲化祿多發達的機緣,貪廉二宿化祿主得財不甚費神,破軍化祿便勞心勞力了。

武曲司財帛,得祿則為同氣,又為[見祿羈糜],於是頓改其剛烈之性。

在星系組合方面,武曲與天府、貪狼、天相、七殺、破軍五曜組成同度的星系。然而[武府]必對七殺;[武殺]必對天府;[武相]必對破軍;[武破]必對天相;[武貪]對宮無星,但武曲獨坐之時,又必與貪狼相對。

因此可以說,在子午卯酉宮的[武府殺]是一個系統;在寅申巳亥宮的[武破相]又是一個系統;在辰戌醜未宮的[武貪]自成一個系統。

三個系統之中,以[武破相]一系,最具剛烈孤克之性,因為武曲不喜破軍,見破軍.便使原來剛烈的武曲變成躁決。常易因欠考慮或欠長遠計劃,因一時的沖動而導致失敗。古人說:[武曲破軍難貴顯],即是這道理。

武曲喜會祿存,不喜祿存同度。因為祿存同度之時,必有羊陀來夾。在命宮,主人自私自利,在財帛宮與事業宮則主受掣肘。在六親的宮度則主緣份不深厚。

武曲喜化祿,主可發富;亦喜化權,主有財帛可以運用,或主獨當一面;化科較次,不過主得聲譽而已。化忌則為孤克、拮據,以致挫折破敗.

太陽為中天星曜。日生人(寅卯辰巳午未時生人)以太陽為中天主星。陽火。     由於太陽為主星的關系,所以亦喜[百官朝拱]。

太陽最重要的特性,是發射光和熱,因而光華奪目,故在人生中即主聲名與貴顯。除非與財富的星曜會合,如太陰、化祿、祿存等,否則便主貴而不主富。

既然主貴為太陽的特性,因此亦喜與帶貴顯性質的星曜同度或會合,如天梁、魁鉞等。甚至太陽坐命的人,行運限至貴顯星曜坐守的宮度:如紫微、天府、天梁、太陰等,亦應特別註意,可能為開運的年限。倘更得流魁、流鉞沖照原局的魁鉞,則主多機遇。

然而太陽既有發射的特性,所以當入廟之時,就不宜過多碰到帶發射性質的星曜,如天馬、鈴星、火星、天傷、天使、孤辰、寡宿、蜚廉、破碎等。否則太陽的光與熱擴散太過,更易流為空虛而欠沈實。

同樣的道理,命宮的太陽坐午,便反不如坐落巳宮為佳。因為午宮的太陽已屬[曰麗中天],再過一步便開始日落西山,而且其時陽光最為猛烈,不如巳宮的太陽,反而有發展的余地。

所以要判斷太陽的好壞,便應遵循四個原則來分析一一

(一)先研究太陽坐落宮位的廟旺利陷。大致而言,宜廟旺不宜落陷,夜生人(申酉戌亥子醜時生人)尤其不宜。

(二)由有無財星會合,判斷其屬於清貴,抑或屬於富貴,或轉化成為富而不貴。一一當然,最壞的情況則是變成既不富亦不貴。

(三)如屬運限的推斷,則需留意運限命宮的太陽是否有開運的機遇。

(四)無論推斷天盤命宮,抑或運限的命宮,都應註意[中和]。宮中太陽過份強烈,則宜見收斂性的星曜;太陽的光與熱不足(如在申宮,已呈日落西山之象),則可靠放射性的星曜來幫助。總之,一切須歸於中和。

太陽化祿主富貴。

但於運限命宮見太陽化祿時,其富貴程度,則仍應據原來天盤命宮的星曜來衡量。如果星曜太弱,如命無正曜,借入化忌的天同太陰安星,或為落陷的巨門、天機等曜,則富貴程度大為減輕。

太陽化權、化科不如化祿,因為權科二化曜僅能增加太陽的貴顯,而不能使之得富。在封建時代毛病尚少,目前為商業社會,重富多於重貴,因而就嫌化權化科的太陽,性質稍偏。無論命盤的命宮,或運限命宮,性質皆屬如此。

夜生人不宜太陽坐命。落陷的太陽尤其有所不宜。

所謂不宜,有兩種性質一一

(一)不利男性的六親。男則不利父兄或長子;女則父親、丈夫及長子。

然而其所不利,並不一定是死亡,可能只是生離,或緣份欠缺,或形成代溝。有時則為六親的災病。

這種情形,對女性來說,則較易感到空虛。尤其是當在中年以後,夫子緣缺,總不能不說是人生的缺憾。

(二),自身易有災病。尤其主患循環系統、神經系統的疾病。若陽光過盛過弱,則易患目疾,尤其易患散光‘

太陽在十二宮中的星系結構,永遠與太陰、巨門、天梁三曜同度或對拱。所以這三顆星曬,對太陽的影響很大。

在子午兩宮;太陽與天梁相拱;在卯酉兩宮,[太陽天梁]同度。故子午卯酉四垣為[陽梁]的組合。

在辰戌兩宮,太陽與太陰相拱;在醜未兩宮,[太陽太陰]同度。故辰戌醜未四垣為[陰陽]的組合。

在巳亥兩宮,太陽與巨門相拱;在寅申兩宮,[太陽巨門]同度。故寅申己亥四垣為咋]巨]的組合。

一般情形之下,最喜寅宮的太陽巨門;卯、辰、巳宮的太陽獨坐。較嫌在申宮見煞忌刑的太陽巨門及在酉宮遇煞忌刑的太陽天染。

太陽又為詞訟及是非口舌之星,所以不宜見過多的刑曜,如擎羊、天刑、官符、白虎等。尤其化忌的太陽,遇刑曜更易招災怨.

南手詞訟是非,許多時都由福德宮招惹,不盡屬命宮,所以推斷命盤時,遇太陽坐守福德宮亦應予以註意。

 

天機為南鬥第一星,屬陰木。     在鬥數中,天機被喻為謀士或軍師。因此他並不需要[百宮朝拱],但卻需要帶聰明才藝性質的星曜會合。如文昌、文曲、天才、.龍池、鳳閣、博士等。最畏化忌,或遇天虛、陰煞。一一亦喜文昌文曲在左右兩宮相夾,但卻不喜火星、鈴星夾制。前者增加了天機的聰敏,後者則令天機心思不定,多勞多慮而少實際效果。

由於天機有謀臣的性質,所以他便喜歡依附權貴。在申寅兩宮,得紫貪與天府相夾,一般情形下對天機有利。亦喜見天魁天鉞同宮或對拱,則謂之[一生近貴]。

能得廟旺太陽照射的巨門,對天機來說,稱為[天闕]。若天機與[天闕]相朝沖,便有如謀臣得用,可登天闕以朝天子,亦主人能得誌,為世所用.所以評斷天機一星的大綱,先要看其聰明機敏的程度,然後看其是否近貴,能有用世的機會.

在[四化]當中,天機最喜化權,,則表示能用於世;亦喜化科,表示聰敏且歸於正道;化祿則比較弱,只是普通經商者的聰明才智與機變。化忌見煞空動曜則可能流為奸僻。

流年或大運遇天機,與本命邁天機不同P本命所主者為人的本質,運限只是人的際遇,所以並無謀臣軍師的性質,只是表示一種變化。因此並不需要科文諸曜會合,蓋有這些星曜會合時,亦不能突然之間在一年或一運之內使人變得聰明。

可是,依附權勢以發揮自己才能的性質,卻依然存在。因此流魁、流鉞對居於運限命宮的天機來說,便有其重要的價值。若流魁流鉞在三方四正沖起原局的魁鉞,在此運限之內便主其人的才智得以發揮,由發揮而生變動。

運限的天機亦喜化權,即是同樣的道理;化祿亦變得重要,主於運限內因變化或笄而得財祿;反而化科就沒那麽重要了,因為充其量只代表一時的名譽,並不牽涉到天機的本質。

在鬥數中。亦有一些對天機發生壞影響的星曜。它們是羊陀、火鈴、天刑、空劫、天虛、陰煞,破碎、空曜、鹹池、大耗。

擎羊易生競爭;陀羅使計劃延緩甚至因此出錯;火鈴使人多慮以致失機;天刑則令人於謀求變動時生掣肘;空動令人的變動易流為空想;天虛陰煞等雜曜,則易令人心術不正,於運限之中則為空想或陰謀權術。

在十二星系中,天機永遠與太陰、巨門、天梁同宮或相對.可見這三顆星曜對天機影響的重要。

在子午兩宮,天機巨門相對;在卯酉兩宮。[天機巨門]同度。故子午卯酉四垣為[機巨]的組合。

在醜未兩宮.天機天梁相對;在辰戌兩宮,[天機天梁]同度。故辰戌醜未四垣為[機梁]的組合。

在巳亥兩宮,天機太陰相對.;在寅申兩宮,(天機太陰]同度。故寅申巳亥四垣為[機陰]的組合。

一般情形下,最喜卯宮的天機巨門。

於天機獨坐的情形下,較不喜巳亥二宮。

紫微為北鬥主星,屬陰土。   在鬥數中,紫微至尊至貴,所以古人喻之為[帝座],即是以紫微喻為一國之君。一國之君雖然尊貴,但卻未必一定事事如意。因此要推斷命盤中紫微的性質,便需要根據其所會合或同度的星曜而定。

紫微不宜為[孤君],所以最喜[百官朝拱]。所謂[百官],亦分成兩系,一系為正曜,一系為輔、佐、雜曜。

朝拱紫微的正曜,須天府天相始為合格。天府為財庫、天相為印綬。君王無財庫則不能立國,無印綬則不能行使命令。

然而雖得[府相朝垣],卻仍須研究天府及天相在星盤中的性質。

朝拱紫微的天府最喜見祿,以見武曲化祿為上格,廉貞化祿次之,祿存又次之。得祿則為財庫充盈。不宜與地空、天空同度,亦不喜截空與旬空之[正空]。空曜同宮即成空庫,雖會合紫微亦不起作用。

朝拱紫微的天相,最喜見[財蔭夾印](即為天同化祿,或巨門化祿,與天梁相夾);最忌見[刑忌夾印八即為天同化忌,或巨門化忌與天梁相夾);為羊陀相夾亦性質不良。

朝拱紫微的輔曜,最喜左輔右弼相夾;這種情形僅見於醜未二宮,被夾者為紫微破軍。可以改善紫微破二星的險阻際遇。若見左輔右弼於三方會合,亦主其人一生多助力,或屬下眾多。

亦喜天魁天鉞會合三方四正,既能增強其人的領導力,同時亦主其人一生多逢良好的際遇。

朝拱紫微的佐曜,最喜文昌文曲。可以增加其人的思想優雅,部分抵消了紫微那種獨斷獨行、自高自大的缺點。唯紫貪見昌曲,則加強了桃花色彩。

亦喜見祿存天馬。這對佐曜,一般易令人思想遊移,但對紫微坐命的人來說,卻可以中和其求名不求利,甚至求氣不求財的缺點。

能稱為[朝拱]的雜曜開列如下一一

三臺八座,能增加人的地位,因為這兩顆雜曜為隨從。

恩光天貴,能增加人的名譽,因為這兩顆雜曜主榮耀。

臺輔封誥,能增加人的聲價,因為這兩顆雜曜主恩榮。

龍池鳳閣,能增加入的靈巧,因為這兩顆雜曜主才藝。

天福天壽,能增加入的通達,因為這兩顆雜曜主福壽。

至於化祿、化權、化科,則不稱為朝拱,僅主運勢方面的改善。

紫微入朝,無[百官朝拱]尚可,若落陷又無[百官朝拱],則為.[在野孤君]。它的性質,又可分為見空曜與不見空曜兩種。

見空曜,則主其人雖成見甚深,伹卻思想超脫。所以再見華蓋、天刑,則可能傾向於哲理或宗教方面的研究。更宜見天德、博土二曜.若同時見文昌或文曲.則主磊落不羈。

不見空曜,則其人可能進退失據,既不能命,又不能令,可是卻不肯低頭服小,因而造成自己的坎坷。

[在野孤君]不宜見煞、忌。見空曜者見煞、忌,主人六親無靠廣古代即當僧道之命。不見空曜者見煞、忌,則一生多是非紛擾。運限逢之,亦主詞訟或手術開刀.

最常見的情形,是紫微坐命而三方四正吉兇星曜交集。推算時宜詳各星曜的性質作個別推斷,不能將之抵消。

例如紫微破軍在醜宮坐命,得左輔右弼相夾,伹在酉宮見擎羊,未宮見陀羅.這種星系結構,主因左右夾而多得助力,但卻不能避免其在事業上受到意外競爭,以及少年時易破相等不利。

不過在一般情形之下,凡吉星兇曜交集之時,見祿則仍利於經商;見昌曲而有煞忌會合,則可成專業人才。諸煞曜中,紫微唯畏頭羊陀,不畏火鈴。但亦不喜羊陀與火鈴同時會合。四煞並照,則紫微成為暴君。其人喜惡成見過深。且心誌卑弱而主觀高傲。

若為羊陀相夾,則主易於招怨;火鈴夾僅主辛勞。二者皆主事事親力親為。

紫微分布於十二宮,可以分成[獨坐]、[紫破]、[紫府]、[紫貪]、[紫相]、[紫殺]六個結構,其對宮亦為殺、破狼與天府,可見紫微跟這四顆星曜關系甚大。其基本性質,另詳述於[六十星系蔔一節。大致而書,於紫微十二星系之中,以醜未二宮的紫微破軍;午宮的紫微獨坐;巳亥二宮的紫微七殺較易成為良好格局。較嫌辰戌二宮的紫微天相。

 

 

1.天梁:陽土,主父母 上司 長輩之星
化祿:不主財,主蔭 主解厄 主福壽
入命宮 田宅 福德 疾厄,主有解厄,身體健康長壽
入田宅,主一生定有屋蔭,有房住
化忌:主損六親之長輩
化忌飛出即損六親長輩,雖主男女長輩,但天梁屬陽星,故較主男生
入遷移宮沖命,主無六親之蔭
入官祿沖夫妻,主配偶無六親靠,或父母有早亡之現象

2.七殺:陰金,為將星,黑色,在數為肅殺
化權:主掌權 霸道 創業
入命宮 遷移 官祿 財帛,主有作為
入福德 疾厄 主多災(將星不可入福德 疾厄)
入父母照疾厄為閒宮,主不務正業,遊手好閒
入田宅主在家霸道 無庫
化忌:入父母沖疾厄,主不務正業,浪蕩子 流氓
肅殺之興化忌入疾厄 福德,主對身體有損
入六親宮主不利六親
入父母宮主父母對我教導無方

3.破軍: 主夫妻 子女 奴僕,屬陰水 為黑色 為耗損之星
化祿入官祿 田宅  兄弟,主與夫妻 子女 奴僕相處良好
化權:主驛馬,故入寅申巳亥四馬之地較能顯現驛馬之作用
入遷移照命主奔波
化忌:為耗損之星
入夫妻 子女 奴僕,主不利夫妻 子女 朋友,有耗損 不合
入官祿沖夫妻,主夫妻不合,配偶有損,不利
入疾厄沖父母,因破軍不主長輩,故與父母無關,而為文書問題
入奴僕主無得力助手

4. 文昌 文曲:昌曲化忌與搬家有關
如田宅宮坐文昌 或文曲化忌入子女沖田宅,主有遷居之現象

1.太陰:屬陰水,為純白色,又主潔癖,為財星,庫財之星
化祿:入財帛 田宅主財
入女命看有無老闆格
男命看配偶以太陰化祿入夫妻宮三方四正斷
如男命,太陰化祿入官祿,為夫妻之遷移,主妻有老闆格,而太陽化祿又入官祿,主本身也有老闆格,即夫妻各自有格,故可能各有事業
太陰化祿主要看財,而太陰並無解厄之功
化權:女命入命宮主勞碌 奔波 創業
不論男女命,若太陰化權之創業人,入兄弟宮主姐妹,入父母宮主母,入奴僕宮主女性朋友
化科:太陰為陰 暗,而主私房錢(為祿庫之星)
不論男女命,入遷移照命宮,喜存私房錢,有主晚年身邊有錢可享
入官祿照夫妻,主配偶有私房錢
入子女照田宅也同有喜存私房錢
入子女有暗中給子女錢財之行為
入田宅有暗中借用他人名義購屋之情形
化忌:不利女性,主災厄

2.貪狼:屬水,豬肝色,為財星 壽星 桃花星
化祿:主財 壽 與桃花
入田宅主桃花 財 但不主壽
入福德 疾厄,主解厄,主壽,並主性慾強盛
入官祿 財帛主財,為賺錢
貪狼之財主偏財,略帶有投機性(武曲為正財,靠正當生意進財)
貪狼屬水,故化祿入命宮 遷移 子女 田宅 ,主聰明
入奴僕主慷慨好客(財給朋友)
化權:喜掌財權
入命為人頑固 固執 ,喜掌權
入官祿 財帛,主創業,多強力衝刺
貪狼星為壽星,化權不可入疾厄(福德),易有外傷(化權之星主有意外傷害)
入子女照田宅,主在家霸道,與子女不合
化忌:壽星化忌入福德 疾厄,主體弱多災,性生活強力,易敗腎(不是性病)
入命主有遁世思想,研究五術會精,但身體不合,有病無力
解厄,屬冷 偏 反門的生意較有利
入官祿主事業不順
入財帛主錢財不順
入命宮直接有桃花糾紛
入財帛主錢財上會帶桃花糾紛(遮修費 仙人跳)
入官祿主事業上有帶桃花糾紛 (做情人交誼 或婚姻介紹生意適合)
入福德 疾厄主腎病,無壽
入奴僕 兄弟,為奴僕 兄弟之事,與我無關
入田宅主一生多桃花糾紛,因為田宅為奴僕之夫妻,主異性朋友,故主有桃花
入疾厄 父母,主身體上有難醫之症

3.巨門:陰水,灰白色,主口舌 口福,人事上是非之星
化忌:主人事是非
入田宅有是非,可能有牢獄之災
入疾厄 父母,主喜多管閒事,女命為三姑六婆
入命主一生喜惹是非
入財主錢財上有是非
入官祿主事業上有是非
入疾厄 父母主身體上有難醫之症
化祿:入命主口才好,口福好,學東西不專精且善吹牛
女命不喜巨門星,若巨門 文昌或巨門 文曲坐命,不管四化如何,容易感情氾濫
巨門不是財星,若化祿主靠嘴巴賺錢,如外交官 經紀人 介紹人…等
坐福德,主一生有口福
坐官祿主有工作上之口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