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斗數 原則篇, 紫微斗數 觀念篇

1.【天魁或天鉞】事業上有貴人運。 天魁或天鉞在紫微中是非常大的兩顆,它們的力量是非常強的,當他進到官祿宮時就像是千里馬遇到了伯樂,有貴人會提攜,只要有機會一定會幫忙,遇到挫折時也會出來相挺,很多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化險為夷。

2.【祿或權或科】有官運、升遷快。 官祿宮裡面坐到了祿或權或科的人在職場上跟主管的相處非常好而融洽,而自己也願意盡自己所能在工作上有所展現有所付出,做事情態度也很盡責,因此上司會很欣賞,往往不是升官就是有其他獎勵。

3.【紫微或天府或廉貞或太陽(旺)】天生就是主管命。 官祿宮裡面坐到了紫微或天府或廉貞或太陽(旺)的人天生不是老板運要不然既是主管運,因為他與生俱來就有領袖群倫的特質,領導能力非常強,到哪裡都有他的威嚴在,相對的也有他的氣魄在跟霸氣在,因此有的時候比較能夠帶動人。

4.【天同或太陰或天梁或巨門】只適合為人作嫁。 官祿宮裡面坐到了天同或太陰或天梁或巨門的人比較能夠安於現狀,他認為事業穩定,錢只要夠用就好了,不需要去扛太大的壓力,覺得人生在世只有短短數十年,幹麻要把自己弄得這麼緊張,只要盡到自己份內的事情就好,通常工作屬性都是以專業取勝。

5.【七殺或貪狼或武曲或天相】事業上大器晚成。 官祿宮裡面坐到了七殺或貪狼或武曲或天相的人是屬於大器晚成,如果是創業的人,在45歲之前他的運勢會好像是在坐雲霄飛車起伏非常大,很難在事業上面看他會有什麼成果,等到45歲之後,經驗和實力都有了,機會來了他就能夠一飛沖天。

6.【破軍或天機】事業不穩定、常常換工作。 官祿宮裡面坐到了破軍或天機的人工作很不穩定,常常換工作,在工作經驗上也沒有什麼累積,所以事業上的起伏其實是蠻大了。

如果遇到四化,以上性質會發生不同程度的轉變。

 

紫微斗數 原則篇, 紫微斗數 觀念篇

對方宮祿宮有天機化科:天機星是一顆變化無窮,一肚子算計的星,而化科則是一顆皮里陽秋,表里不一,什麽都能粉飾太平的星,兩種特質若加在一起,這人永遠帶著詭異的微笑,言行舉止永遠是最合宜出色,可是骨子里的他可是機關算盡,要做怎樣的進度才會朝著最美好的劇本演出,表面上一切的平靜其實都是他預計中的表現,這樣的人似乎很恐怖,其實天機化善,他的心機怎麽深沈也不會有害人的念頭,無需介懷。   對方官祿宮有巨門化忌:巨門號稱化暗,象征著隱密不為人知的秘密,以及人性中最幽暗的一面,當巨門化忌在官祿宮時,盡管他的口中什麽都不說,但是骨子里什麽都有盤算,尤其他看世界只看黑暗面,什麽事情都往壞處想,在長期缺乏安全感之下,一旦將想法化為行為,那可都是刀刀見骨的謀計,如果你的另一半是巨門化忌,你得用更多的心思告訴他這世界沒他想的那麽壞,至少,你不是那麽壞,對他是非常真心的。

對方官祿宮有天同化忌:一般人總以為天同就是孩子氣、純真無邪,頂多像個孩子一樣耍小聰明,說點小謊,這可太小看天同星了,基本上,這顆星是遇方則方、遇圓則圓的「變形蟲」,和太陰同宮加倍溫柔多情,和巨門在一起加倍圓滑狡詐,但要是和羊刃同坐午宮,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馬頭帶箭,威震邊疆,因此當化忌出現在一個人的官祿宮時,可是天生比人帶了幾十個心眼,一件事情想的七歪八拐,誰也摸不透他,更可怕的是他對事情沒有什麽定性,因此更讓人摸不透,猜不出葫蘆里賣什麽膏藥,和他交往可得多揣測揣測他此刻在想什麽,是不是在說謊或打其它主意。

對方官祿宮有太陽化忌:太陽原本代表著光明磊落,開朗大方,但是化忌的太陽卻恰恰相反,反而是悲觀、狐疑不定,沒信心缺乏安全感,當太陽化忌進入官祿宮時,很容易因為這樣的負面心理因素,反而顯現出虛張聲勢、表里不一,誇張其事的行事風格,讓人覺得他的心機很深,其實他之所以如此往往是為了自我保護或缺乏自信而已,只是處理不好反而容易傷到他人,身為他的另一半得要多給他一些愛與溫暖,才能慢慢讓他卸下心防,學會坦誠面對他人。

對方天機化忌在官祿或福德:其實他們心機不算深,也沒那麽多心思把想法付諸行動,但是卻「心眼」極多,胡思亂想,神經兮兮,絕不輕易信任自己或是他人,相對起天機化科的老奸巨滑,他們卻是百無一策,當他們的另一半往往會對他們的突發奇想莫可奈何,「你怎麽會這麽想」「你怎麽會想到這種事」,恐怕是最常出現在他另一半心中的吶喊。 對方廉貞化忌在官祿:廉貞是所謂的「囚」星,顧名思義就是喜歡局限自己,畫個小框框在里面鉆牛角尖,轉來轉去,轉不出來。廉貞化忌在官祿宮的人,嫉妒,憎恨和眷戀心都非常強,執念堅如鐵石,只是這些的念頭和想法平常都像是深海底的波浪,看不出端倪,要等某些外在刺激之後才會鋪天蓋地一次爆發,因此,他們的恐怖往往是「一鳴驚人」型的,不到致命關鍵時刻不會顯現,如果身為他們的戀人千萬別想把他們當傻子耍或看他好欺負,也許在平靜的外表下,他們正進行著什麽樣恐怖的複仇計劃。

對方官祿宮有貪狼:和之前那些情緒不穩定的星曜相比,貪狼的心機似乎「平穩」許多,都屬於謀定而後動的表現,貪狼本身就是一個野心大、貪欲強、聰明絕頂又高EQ的星,天生就知道自己想要什麽,在什麽時間應該做什麽才能精準達到目的,而他們的心計也從來不用於自己情緒不穩的情形下(因為他們很少情緒不穩),好處是方向明確,絕不傷及閑雜人等,壞處卻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說到玩心機誰也鬥他不過。

對方官祿宮有天府:相對紫微的嚴峻,天府「看起來」就寬容慈愛許多,不但富有同情心、愛心,而且善於照顧人,只是「大氣度」的他們可像慈禧太後一般,平常可以為陌生人掉眼淚,下手時卻可以六親不認,心機之深往往是超出一般人想象,耐力之長,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擬,基本上他們不會去爭些蠅頭小利或一時之氣,而是「君子報仇,三年不晚」或「爭千秋之大業」,身為他們的另一半,不要傻傻以為可以背著他們偷雞摸狗,這些都是他想不想抓而已,事實上,可能一家的經濟大權都在他們手里,一個不高興讓你財產歸零,無家可歸,半生努力化為虛空。

對方官祿宮鈴星獨坐:鈴星和火星不同,後者可能只是「匹夫見怒,拔劍而起」的典型,鈴星卻是「屈心抑誌,忍尤攘垢」,待時機成熟才會狠狠回手,基本上,外表看起來永遠帶著微笑,與人保持禮貌距離,既不輕易生氣,也不輕易表現出過當行為,只是他的算計和仇恨都是壓抑著的,待機而作,不像天府那麽有品只爭「千秋」,他們有仇必報,哪怕是十年前雞毛蒜皮的小事,一樣絕不客氣,當他們另一半千萬別以為他們真的EQ好,他們只是在默默等待,什麽時候出手你比較會痛。

對方官祿宮有太陰化科:基本上化科都有那麽些長袖擅舞、化險為夷的意思,太陰雖然是敏感又情緒化的星,但是如是在旺處化科,會以柔克剛,四兩撥千金,什麽事情都能以柔軟的身段,巧妙順利的加以完成,對他們而言,與其說是城府深沈,倒不如說是深謀遠慮,什麽事情都能多想幾步,自可避免不必要的沖突或傷害,有心機並不可怕,怕的是做事不用腦,那才是後患無窮。

 

紫微斗數 原則篇, 紫微斗數 觀念篇

破軍為北鬥第七星,屬陽水。

前已說過,破軍在鬥數中為稱鋒,所以便只主沖鋒,而不主退守。亦即是說,凡破軍守命的人,能攻不能守,而且攻下的城池保壘,亦必留下給他人固守,自己又須再去沖鋒。

在具體表現方面,凡破軍守命的人,一定不能安,如果是受職的話,則東主一定將困難的任務和派給他,待困難解決,便另行派調,從無坐享其成之呈,甚至不能享受自己的努力成果。

所以推斷破軍的吉兇,必須詳察其安定性之有無,以及開創能力的大小。同時尤應註意,其人是否可以自己創業,抑或只宜為人作嫁。

破軍最喜見祿存及化祿,尤喜自身化祿。得祿則主開創有收獲,否則便一生徒然為人作嫁,自己的實益甚少。

所以逢破軍化祿,其人便多兼行兼業、兼職、兼差,或負擔額外職責。

逢破軍化權,亦有上述的情況,但比化祿遠為辛勞,只不過聲勢更為顯赫矣。

若破軍不見祿,又不見權,則必須見左輔右弼,然後始主有助力,可以減少其辛勞與憂患。

倘不見吉化,又不見輔佐吉曜,反而見煞忌交侵,則其人一生只能破壞,欠缺開創。

古人說:[破軍火鈴,奔波勞碌,宮非爭門。]又說:[破軍羊陀同宮,主有殘疾。]又說:[刑忌同宮,主有殘疾。]即是指此。

甚至居事業宮亦有所不宜。古人說:[破軍羊陀官祿位,到處求乞。]

於吉曜中,亦不喜文昌文曲,以氣質不同之故。古人說:[破軍昌曲同宮,一生貧士。]唯寅宮的破軍獨坐有吉曜時喜見昌曲,古人說:[破軍昌曲同宮於寅,主貴。]

至於天馬,有些組合亦不為定。因為破軍的破壞力已無安定的意味,更見天馬,則主人意誌不定,於是反為流離浪蕩,不務正業,更見桃花,女命尤主意誌薄弱,見異思迂。[中州派]的口訣是:[破軍無吉化,祿馬會煞,男女浪蕩。女命佳者亦如紅拂。]紅拂是唐代楊業的侍婢,以私奔李靖見載於歷史。

[殺破狼]皆主變化,但性質完全不同。

貪狼的變化最為柔和,帶有粉飾及私利的意味,因此主暗中改變,並無驚天動地之舉,甚至帶有彌縫、修補的意味。

七殺的變化可以突如其來,為人意料所不及。且其改變未必與舊業有關,可以是全新的行動,如改行、改業。

但破軍的變化,則必為[舊事創新]。無論改變得怎樣大,都必然跟舊事有關連。可是,由於破軍有先破壞,後建設的意味,因此所謂[舊事創新],亦必因[舊事]發生困難,然後去解除它的死結,再開創新的局面。破軍坐守的人特別辛勞,即在於此。

而且,七殺、貪狼於變化之後,尚能安享其成,但破軍卻主攻而不主守,守成反為苦悶,居福德宮者尤其如此。

破軍只有在一種星系組合下,主其人能攻能守,即所謂[英星入廟]格。

這種格局的結構是,破軍獨坐子午二宮,對拱[廉貞天相].本宮的破軍化權,對宮廉貞化祿來照,再見輔佐諸曜來會,無煞忌諸曜會照,是為上上格局。

古人說:[英星入廟,位至三公],即指此而言。

唯此格不宜丙年生人,嫌破軍無祿,兼且有廉貞化忌對拱,反主人一生多憂患、是非。

此外還有一個兇格。

當破軍守命,單見文曲化忌同度,不見文昌來會,或雖見文昌,但同時見煞忌刑諸曜之時,則稱為[破軍暗曜。]蓋文曲化忌即成[暗曜],不指巨門為暗。

古人說:[破軍暗曜共鄉水中,作冢。]今人誤解為指水厄,其實非是,乃指[破軍暗曜,在亥子醜三宮,有如入了墳墓,主困滯,並不指意外。蓋亥子醜三宮屬水,故稱為[水中]而已。至於誤解[暗曜]為巨門,於是辯駁發生,更屬無謂。偶知者則視為絕大秘密,不肯告人,甚為妨礙一門術數的發展。

在十二宮中的組織,破軍必永與天相對拱,天相屬於[財蔭夾印],報或屬於[刑忌夾印],對於破軍的影響甚為重要。

在子午二宮,破軍獨坐,對宮為[廉貞天相];在卯酉二宮,[廉貞破軍]同度;故子午卯酉四垣,為[廉破相]合。

在辰戌二宮,破軍獨坐,對宮為[紫微天相];在醜未二宮,[紫微破軍]同度,故辰戍醜未四垣,為[紫破相]的組合。

在寅申二宮,破軍獨坐,對宮為[武曲天相];在巳亥二宮,[武曲破軍]同度;故寅申巳亥四垣,為[武破相]的組合。

紫微斗數 原則篇, 紫微斗數 觀念篇

七殺為南鬥第五星,屬陰金。

在鬥數中,仁殺為將星。鬥數中的將星有二,七殺與破軍皆是,且永遠在三方相會,彼此加強聲勢。

但七殺與破軍卻有不同的特性,前人譬喻破軍為軍中的先鋒,七殺則為軍中主帥,所以兩相比較,七殺較為勞心,破軍則較為勞力。然而七殺則可掉臂獨行,破軍則仍有顧忌,必須受命於主帥。

但在與紫微同度的情形下,[紫微破軍]反而有權力的沖突,因為紫微以帝座之尊臨軍,破軍受制而他又擔當先鋒的重任,有時便難免出現攻守進退的矛盾。七殺則不然,當[紫微七殺]同度之時,七殺受命於君王.權力更大,因此便有[化殺為權]的廉潔。他本來已是大將,所以並不發生掣肘與沖突的情況。

然而七殺剛克之性,卻成為他的特色。由於剛克,即不喜文昌文曲,彼此氣質不投。除非是左輔、右弼,或天魁、天鉞同時嘉會。特別是[紫殺]同宮時,輔佐諸吉朝拱紫微則易成為大局。

古人說:[七殺守命,廟旺,有謀略。見紫微加見諸吉,必為大將。]又說:[七殺守命,廟旺得左右昌曲拱照,掌生殺之權,富貴出眾]即為此論。

若七殺更見煞忌刑諸曜,則更加強了他的剛克之性,因此就加強了人生際遇的艱難。古人說:[七殺破軍,專依.羊鈴之虐。][七殺重逢四煞,腰駝背曲陣中亡。]

甚至當大限流年見流煞之時,亦主不吉。古人說:[七殺流羊遇官符,離鄉遭配。]又說:[七殺臨身命,流年羊陀,主災傷。]又說:[七殺羊鈴,流年白虎,刑戮災邊。]最兇險的結構是[七煞守照歲限擎羊,午生人安卯酉宮,主兇亡。]是謂[羊陀叠並]。

凡此種種關於見煞曜的說法,皆足以見七殺之不宜再見四煞空劫。

七殺的格局,最著名的為[雄宿幹元格],即[廉貞七殺]在未宮同度。或廉貞居申,七殺居午分別為命身二宮。此格已見前述。

當七殺在寅宮獨坐,對宮為[紫微天府],則為[七殺仰鬥];若七殺在申宮獨坐,對宮[紫黴天府],則會[七殺朝鬥]。主一生多機遇。且其人的管理能力甚強。見吉化,及諸吉,主大貴;若同時見煞,則可從事工業,或管理才能得以發揮的行業。

但無論入不入格,七殺獨坐守命的人,一生波折必重,即使與其它正曜同度,亦必有一個時期的困難,右見煞曜,波折困難更重,所以必須腳踏實地穩守,不宜投機僥幸。

若見左輔右弼、天魁天鉞、祿存化祿,則主一生友人助力,可以因此渡過難關。

因此評定七殺坐命的吉兇休咎,須註意其剛克的程度如何,尤其是女命,太剛克則必刑夫克子,人生未免孤寂。

七殺最忌羊陀,亦不喜居絕地、陷地。所謂[殺臨絕地,會羊陀,天年天似顏回。]其所指的[絕地],即五行長生十二神中絕曜所臨之位。這說法雖未免太嚴重,但卻主人一生多憂患災病。

而且這種星系結構,亦主人的格局不高,只宜從事工藝、工程或一般專業。

古人說:[七殺陷地,巧藝謀生。]這時便宜見文昌文曲、龍池鳳閣、天才等曜,可增加入技藝上的聰明才智。

若見煞,則宜從事武職,或帶[殺氣]的行業,即以金屬利器為謀生工具的行業。

古人說:[七殺羊陀會生鄉,屠宰之人。]即是指此。

但如果見文昌、文曲;化祿、化權、化科,則其人社會地位高尚,可以從事外科手術或以機械工程立業o

[廉貞七殺]同位,居命宮或遷移宮,郵羊陀及化忌,且有流羊、流陀、流忌沖起,為著名的[殺拱廉貞格],主出門有意外。古人說:[廉貞七殺同位,路上埋屍。]見武曲化忌及廉貞化忌尤確。

若七殺會破軍、廉貞,見四煞刑忌於命宮或遷移宮,亦主交通意外。

七殺在十二宮中的組合,必與天府相對,天府之穩重與七殺的沖刺,形成沖突。於推算時必須詳其互相的影響。

在子午二宮,七殺獨坐,對拱[武曲天府],在卯酉二宮,[武曲七殺]同度,故子午卯酉四垣,為[武殺府]的組合。

在辰戌二宮,七殺獨坐,對拱[廉貞天府];在醜未二宮,[廉貞七殺]同度,故辰戌醜未四垣,為[廉殺府]的組合。

在寅申二宮,七殺獨坐,對拱[紫微天府],在巳亥二宮,[紫微七殺]同度,故寅申巳亥四宮,為[紫殺府]的組合。

一般而言,喜申子午宮的獨坐,巳宮的[紫殺]同度;但仍應詳吉煞會合情況而定。

紫微斗數 原則篇, 紫微斗數 觀念篇

天梁為南鬥第三得,屬陽土。     在鬥數中,天梁被喻為監察禦史。所謂[顯聲名於王室,職位臨於風寧。]風寧之官,所主為[聞風奏事』,諫皇帝,彈大臣,雖不主管刑法,而實際上則帶刑法,紀律,原則的意味。

    所以天梁雖稱為[蔭星],本質上卻帶孤忌。

    掉臂獨行,個性強烈,原則性強,是孤忌的一面;另一方面,則是喜歡根據自己的原則去排解糾紛,判定是非,因此常常卷入困難的漩渦之中,以致不得安全。一一亦正因此,凡天梁坐命的人,最宜從事醫藥、保險、社會工作。稱之為[蔭],亦與此有關。

    天梁不喜化祿,或與祿存同度。否則主因財而受妒忌,由是惹生是非。或其財純粹由於化解困難而來。所以只適宜其職業本身即帶排難解紛色彩的人。同樣是天梁化祿,對醫生來說是吉曜,對商人來說則不甚吉,因為替病人[排難],是醫生的職責,商人則主必須經歷困難然後得財。

    不過無論如何,天梁一帶祿,就必然推動他那種個性強烈的本質。所以[天同天梁]本來主個人有特殊風格,見祿則易隨波逐流。

    是故推斷天梁,須從兩方面來觀察一一

    (一)星曜會合,如何影響其孤忌之性,是加強抑或削弱?

    (二)天梁的個性,因星曜會合,其變化如何?

    [機月同梁]是一個著名的格局。古人說:[機月同梁作吏人]。

    但是,[天同天梁]同度、[天機天梁]同度、天梁獨坐、天同獨坐、[天機太陰]同度……命宮種種情形的[機月同梁]實際上仍有分別。大致上來說,以天梁在命宮的格局為較佳,因為比較上少了一些心計。

    然而無論如何,[機月同梁]的組合,天梁必有孤忌之性,逢四煞,則孤忌愈甚,必須會文昌文曲然後才能調和。

    古人說:[梁同機月寅申位,一生利業聰明。]所謂[利業聰明],即是廣府人所說的[醒目仔],其孤忌乃屬必然的事。

    除了煞曜之外,天梁亦不喜見天馬、空劫。

    天梁本有掉臂獨行的色彩,見天馬便變成不羈、浪蕩。

    古人說:[天梁天馬陷,飄蕩無疑。]

    凡地空地劫在命宮,本來已有疏狂、不羈、理想主義,不肯和光同慶的色彩,若天梁與之同度,則其人之思想便更難為巨人所理解。

    [中州派]的口訣是:[天梁空劫,其人阮藉、嵇康。]一一阮藉、嵇康是晉代的名士,為[竹林七賢]中人,飲酒服藥,又對世事多所議評,以致被殺.其人的心情,完全是世紀末的思想。

    天刑同度,則加強了天梁的原則,有時可變為其心如鐵,更見擎羊,其性愈孤。[中州派]的口訣是:[天梁天刑,其人鐵面包拯。]喻之為寧代鐵面無私的龍圖閣直學士包拯,不畏權貴,崇尚法治。在午未兩宮尤甚。

    當[太陽天梁]同度,更有文昌、祿存同會之時,則為著名的[陽梁昌祿]格。

    古人說:[陽梁昌祿,臚傳第一名],為利於典試的星系結構。這個結構,主要是因為太陽能解天梁之孤,而且將天梁的原則性,轉化為學術上的原則。所以在現代社會,[陽梁昌祿]便成為利於學術研究的星系。一一學術研究要講究[自訟],即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不斷否定自己的結論,然後才有學術進步,所以不畏刑煞同度,但如果從競爭的順逆來著眼,則刑煞有所不宜。

紫微斗數 原則篇, 紫微斗數 觀念篇

天相為南鬥.第二星,屬陽水。     在鬥數中,天相化氣為印。前人譬喻之為掌印官。凡先例權力無印綬則命令不行,所以天相便成為權威的象征。紫微既喜[府相朝垣];天府亦須!逢府看相],天相不能相助,府庫便失威權。

然而天相本身卻缺乏特質。掌印璽的人,本身沒有權力,僅屬權力的象征而已,所以天相的性格,完全受環境支配。見善則善,遇惡則惡。

推斷紫微鬥數,最重視三方四正,夾宮比較上沒有那麽重要。但於推斷天相之地則相反,必須先看夾宮,觀察是否能成格局,然後才觀察他的三方四正。

天相重視夾宮,即是他易受環境支配的表征。是[兩鄰相侮],抑或是[左右逢源],非常影響天相的性質。

有兩個很著名的[夾局]一一

一個是[財蔭夾印]。凡天相,其相鄰兩宮必分別為巨門及天梁坐守。天梁為[蔭星],假如巨門得以為祿,便成為[財蔭夾印]的正格。

若巨門不化祿,跟巨門同度的星曜,如太陽、天同、天機等化祿亦可以合格,不過格局較次。其中又以入廟的太陽化祿,及天機化祿為佳。一一當天機化祿之吋,天梁亦必同時化權,增加了蔭星的力量,亦成為有力的格局。

祿存與天梁相夾則不成格,因為必同時有擎羊與天相同度,是為破格。

另一個格局是[刑忌夾印]。

天相相鄰兩宮,一見擎羊躔守、一見化忌躔守,即成為正格。不過碰到這種情形的場合不多。至少居於辰戌醜未四宮的天相,就不會構成這個格局。

但天梁本身亦為刑法之星,所以即使沒有擎羊,只要另一鄰宮有化忌,則天梁便可起刑星的作用,形成[刑忌夾印]的另一種組合,天梁化祿不能解救,刑宮得財,可能情況更壞;天梁化權則增加了刑宮的權勢;必須天梁化科,且天相的三方四正不見煞曜,且見魁鉞、輔弼、昌曲諸吉,然後才能藉刑宮的清明來解化。

當羊陀相夾之時,祿存必與天相同度。若天相的三方四正再見煞忌刑曜,亦可以成格,但帶來的災禍則沒有前二者之大。

凡[財蔭夾印]之局,必須看是什麽星曜化祿;凡[刑忌夾印]之局,必須看是什麽星曜化忌,然後才可推論吉兇克應的具體性質。

天相在十二宮的組合,有兩個必須註意。一為永被巨門、天梁相夾,可以影響天相的性質,此點已見前論。一為必與破軍相對,亦足以發生影響。

如果破軍化祿、化權,而天相則為刑忌所夾,其人則家業飄蕩,宜離開出生地發展。

但如果破軍在合宮見煞忌,而天相則為財蔭所夾,則其人世間便只宜株守家園。

舉這兩個極端情況為例,其余可見一斑。

天相在十二宮中分布,跟廉貞、武曲、紫微三曜關系很大,或同度,或相對,倘逢化成祿權科之時,則可使天相的格局變佳。特別是紫微化科之時,天梁化權來夾’雖有擎羊與[紫相]同度,但天機化祿來夾,以權星祿星來夾紫微的科星,乃聲名顯赫之局。.

但若廉貞或武曲化忌,無論同度或拱照,都易使天相的性質變得不良,只宜憑技藝謀生。古人說:[貪廉武破羊陀湊,巧藝安身。]即是此論。

其星系結構則如下述一一

天相在卯酉二宮獨坐,對宮為廉貞破軍;在子午二宮,[廉貞天相]同度。所以在子午卯酉四垣,為[廉破相]的組合。

在醜未二宮,天相獨坐,對宮為[紫微破軍];在辰戌二宮,[紫微天相]同度。所以在辰戌醜未四垣,為[紫破相]的組合。

在巳亥二宮,天相兒坐,對宮為[武曲破軍];在寅申二宮,[武曲天相]同度。所以在寅申巳亥四宮,為[武破相]的組合。

一般情形這下,以巳亥宮的天相獨坐較為安定。喜天梁在子入廟來夾,又得會在醜宮入廟的天府;或天梁在子入廟來夾,又得會在未宮入廟的天府,格局較為平衡。

天相不甚怕煞曜,唯畏火星鈴星。古人說:[天相守命,遇火鈴沖破,殘疾。]即是指此。

所以即使逢[火貪]之沖,對天相守命的人來說,亦加強橫發之後的[橫破],富貴不能耐久。

 

紫微斗數 原則篇, 紫微斗數 觀念篇

巨門為北鬥第二星,屬陰土,其氣則屬陰金。     在鬥數中,巨門為暗曜。所渭[暗曜],並不是說巨門自己本身沒有光輝,而是他善於遮蔽別人的光輝,故稱為[暗]。

所謂遮蔽別人的光輝,最大的特色是多言。在社會場合,議論滔滔.別人都變成聽眾,這種自我表現,即是巨門的特色。而且巨門更喜歡揭發別人的陰私,故古人說,巨門的特性是[背面是非]。

巨門的另一特色是多疑。古人說他[於人主暗昧,疑是多非]。此乃由於巨門對人的評價,多著重於陰暗面,既專看人的一面,自然多所疑猜。

由於這兩種性格,所以巨門的人際關系不佳,所謂[六親寡合,交人初善終惡。]即為此論。

所以常評價巨門的命局時,必須註意,所會合的星曜,是加強這兩種特性,還是削減這兩種特性,抑或能將這兩種特性轉化。

最能化解巨門陰暗的星曜,是居廟旺宮的太陽。古人說:[巨日同宮,宮封三代。]以[太陽巨門]居寅宮為是,即由於在寅宮的太陽日出扶桑,光華正盛,恰可以解巨門之暗。

若太陽居午,會戌宮守命的巨門,亦堪化解巨門的陰暗是非之性,所以亦稱為佳構。除了太陽化解之外,便唯心史觀有用權祿來化解。巨門化祿之後,其氣質變得圓滑;化權之後,減少了疑忌之心,因此亦可將巨門的特性加以改善。

凡巨門的美格,皆喜化祿、化權,即是這個緣故。

天機同度或對拱,則加強了巨門的缺點,因為天機雖使巨門變得浮滑,但反而增加了他多疑的特性,亦使他的[背面是非],因言詞的機變更能取信於他人。必須化祿、化權,更會諸吉,然後才能稱為美格。若有煞星同宮,格局破敗。

凡煞曜亦能增巨門的不良特性。辰戌陷地尤甚。所以說,[辰戌應嫌陷巨門];[巨門四煞陷而兇];[巨火擎羊,終身縊死];[巨門火鈴,無紫微祿存壓制,決配千里]。

左輔右弼、文昌文曲,則能將巨門的不良性格,轉化得變為優美。

輔弼主助力,昌曲主才華。當有了才華之後。其言詞雖多,亦不會專事對別人遮蔽;當得到助力之後,亦應減少了一些疑忌之心,且可將疑忌化為有益的思慮。所以巨門絕不宜見煞,最喜祿存、化祿、化權,及輔弼昌曲。

性質轉達化為善的巨門,最宜從事以口才為重要因素的職業。高格者可為律師及外交人才,此即將多言轉化為善辯,將疑忌轉達化為思慮。亦宜從事推銷及教學,或以藝術表演謀生。

於十二宮分布,巨門與天同、太陽、天機三曜,或同度,或對拱,所以關系甚深。

在子午二宮,巨門獨坐,對拱天機;在卯西二宮,[巨門天機]同度。所以在子午卯酉四垣,為[機巨]的結構。

在辰戌二宮,巨門獨坐,對拱天同;在醜未二宮,[天同巨門]同度,所以在辰戌醜未四垣,為[同巨]的結構。

在巳亥二宮,巨門獨坐,對宮為太陽;在申寅二宮,[太陽巨門]同度,所以在寅申巳亥四垣,為[曰巨]的結構。

天機浮滑,對巨門不利;天同則能和巨門之氣,但卻能使巨門的陰暗深藏於情緒;太陽則能藉其光華解巨門的暗蔽。一般而言,當以[日巨]的結構為佳。但其中亦有變格。

巨門守命有一些著名的格局一一巨門獨坐子午、化祿、化權,稱為[石中隱玉]。主其人英華內斂。

巨門獨坐辰宮,化祿,得文昌化忌同躔,對宮天同,且會太陽化權。化權的太陽能調各巨門之性,且巨門本身已化祿,性質轉化,而天同雙能化文昌之忌,於是恰恰成為[奇格]一一古人說:[巨門辰戌不得地,辛人命遇反為奇。]即是指此,唯未指出,必須文昌化忌同度。

[天機巨門]在卯宮,化祿,會祿存,無煞曜加臨,更得輔弼、昌曲、魁鉞會照,名[機巨同臨格]。但有煞即為破格。尤忌擎羊、火星。

大限流年命宮逢巨門,不主有巨門的特性,但卻主為巨門暗蔽人生的一段際遇。若無廟旺的太陽化解,又無權祿,反而見煞忌諸曜,則為不吉之兇,是非口舌重重,且主官非詞訟。必須見諸吉及吉化,然後始主興隆。巨門為是非之撓,不可不慎。

 

紫微斗數 原則篇, 紫微斗數 觀念篇

貪狼為北鬥第一星,屬陽木,其氣則屬水。     在鬥數中,貪狼為物欲之星,同時亦追求情欲,因此化氣為桃花。

評斷貪狼,許多時候即是對其偏重於物欲,抑或偏重於情欲,作出一整體的評價,不能籠統稱之為[桃花]了事。

許多人都知道貪狼主變化,[殺破狼]為變化的樞紐,但卻每每忽視了他[變]的動機,其實亦出於對物欲或情欲的追求。

當貪狼星系不佳,物欲過深之時,他的改變,用廣府人所說的[過檔]來形容,可謂貼切不過。亦即常常因一已的私利,容易改變社交關系,以及喜歡裝飾自己。

古人說:[主其性則機關,必多計較,隨波逐浪,愛惡無定,奸詐瞞人。]所說的即是其改變的本質與動機,絕對跟七殺、破軍之變不同。

但當貪狼星系結構良好之時,則是主人生積極的變化,甚至可視為才藝的表現。他的改變,並不是[過檔],而是以圓滑的手段,將事件於無形中引導至對自己有利的方向;或者是發揮才藝的改變,使自己更能受人歡迎。

貪狼的星系結構,在什麽情表下主物欲,什麽情形下主情欲呢?

貪狼居於四旺之鄉,即子午卯酉四個宮度,是物欲甚深的結構(但必須寅午戌年生人,命宮在午;申子辰年生人,命宮在子;巳酉醜年生人,命宮在醜;亥卯未年生人,命宮在卯始是,否則為[桃花犯主],又為情欲的組合了。)

在這些宮度,或為貪狼獨坐與紫微相對,或為[紫微貪狼]同度。

古人說:[食居旺宮,終身鼠竊。][食狼紫微同宮,如無制是為無益之人。]即指其物欲甚深而言。所謂[制],即是百宮朝拱。

貪狼武曲同宮或對拱,亦主其人物欲深。

古人說:[貪狼武曲同宮,為人謅佞奸貪,自私自利。]

如祿存同度,則加強了貪狼的自私;貪狼化祿,則更加深他的物欲。必須以火星或鈴量制化,然後貪狼才能顯其才華.不只耽於物欲。

[廉貞貪狼j同度於巳亥二宮,則基本上是情欲的結構。見桃花諸曜會合,即成情欲的組合。

古人說:『廉貞貪狼同宮,男浪蕩,女貪淫,酒色喪身。][貪狼廉貞同巳亥,不純潔且遭刑。]

凡貪狼守命,無論獨坐或有其它星曜同度,有擎羊或陀羅同躔,或在三方交會,亦主加深他的情欲,火鈴次之。

古人說:[貪狼加煞同鄉,女偷香而男鼠竊。][羊陀交並,必作風流之鬼。]

制化之道,唯喜見天刑及空曜。

明白這些分別,然後才會知道,在什麽情形下貪狼喜見刑煞,什麽情形下不喜見刑煞;在什麽情形下喜見祿,什麽情形下不喜見祿。

在十二宮中分布,貪狼跟武曲、紫微、廉貞三顆星曜,或同度、或相對,所以關系甚深。

在子午二宮,貪狼獨坐,對拱紫微;在卯酉二宮,則為[紫微貪狼]同度。所以在子午卯酉四旺宮,都為[紫貪]一系。

在辰戌二宮,貪狼獨坐,對拱武曲;在醜未二宮,則為[貪狼武曲]同度。所以在辰戌醜未四墓位,都為[武貪]一系。

在申寅二宮,貪狼獨坐,對拱廉貞;在巳亥二宮,則為[廉貞貪狼]同度。所以在寅申巳亥四生地,都為[廉貪]一系。

在鬥數中,最著名的格局是[火貪格]及[鈴貪格],主橫發。

這兩個格局最高者,屬於[武貪]一系。其余宮度次之。

 

紫微斗數 原則篇, 紫微斗數 觀念篇

天府為南鬥主星,屬陽土。     由於天府為主星,所以亦喜得[百官朝拱]。唯紫微的[百宮朝拱],以天府天相為最有力,天地府本身會天相,則不得謂天相為朝拱;紫微天相同會,亦不能稱為朝拱。

紫微與天府兩相比較,雖然同為主星,可是鬥數以北鬥為主,所以天府亦只是紫微的臣佐而已。

當[紫微天府]於寅申兩宮同度之吋,得天魁、天鉞;文昌、文曲;左輔、右弼會照,稱為[君臣慶會],古人稱道:[君臣慶會,才擅經邦],在此格局之中,作為君主的仍是紫微而不是天府。

天府所執掌的是財權,本身並不是財星,占人譬喻之為財庫;即如今日之中央銀行行長。因此他只有運用財帛、儲藏財帛的能力,而缺乏生財的能力。

所以同樣是主星,他跟紫微比較,便少了制衡全局的才能,權偏於財權的領導。亦正由於此,天府的決斷力、領導力便也遜於紫微。但同時亦沒有紫微那樣,具有強烈的主觀色彩。

紫微可以開創,天府卻利於守成。因此紫微可以開創新業,天府則只宜在現成局面下從事興革。也即是說,天府宜安定,不宜在逆境中打開局面。天府偏向於享樂,缺少在艱苦中建立事業的能耐。

由於天府宜安定、耽享樂的特性,所以不宜郵煞。煞曜增加了奔波勞碌,帶來了逆境,使天府難以在安定的環境下,從容從事興利革弊。

由於天府只是財庫,所以最宜見祿,祿存與化祿均可。有祿則財庫充盈,能夠發揮其運用財權的能力。

但當運用財權之吋,卻便牽涉了天相。天相永遠跟天府在三方會合,在鬥數中為[印星],無印則無權,印星不佳即權力發揮不宜,因此古人便有[逢府看相]的說法。天相吉,逢財蔭夾,或有輔佐諸曜同會,便使天府的權力亦因之得過以發揮,於興革之時進退得宜;若天相為刑忌所夾,或被四煞刑忌沖破,便使天府的權力亦受動制,以致雖守成亦進退失據。

一般術者只重視府相二曜的入廟與落陷,忽視了天相被什麽星曜相夾的宜忌,因此在這里特別提出,請諸者註意。

當無祿同會之時,天府稱為[空庫];天相不吉,或甚至帶煞來會吋,則天府稱為[露庫]。天府與地空、天空同躔之時,亦稱為[空庫];四煞刑忌交會,天府亦稱為[露庫]。

[空庫]使天府發展為巧取豪奪,有如一個政府的庫房空虛,便必稅吏橫行,稅法苛難,因此天府的性質便變得善用手段,外表圓融,而內心則多權術,究竟成為孤立。

[露庫]使天府平添許多困擾,必須設法彌縫暴露出來的缺陷。有如一家中央銀行缺點暴露,便非由財政要員出來表示信心不可。所以天府的性質,亦因此而變得奸刁虛偽,究竟容易傾敗。

以上所論,為天府的本質。所以當大限流年命宮天府躔度之時,則無!一空庫]、[露庫]之說,因為不可能在年限中將人的本質改變,故未可視為奸刁。

年限逢天府坐命,當然喜歡見祿;若無祿而見四煞刑忌,僅主困難挫折,不主宮非詞訟。當空劫並照之時,天府孤立之性則轉變成為寂寞,故有無所事事的空虛。

天府在十二宮中的分布,必與七殺相對,此為天府激發力的源頭。若七殺會合的星曜不吉,如會見刑忌之星,且各見天虛、陰煞同度,則對天府的激發力不足。這時候,假如天府又為空庫,便易產生人生空幻的感覺。這是經過一番營謀而仍無所得的心理狀態,偏向於消極,跟佛家之所謂[空]絕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