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天魁或天鉞】事業上有貴人運。 天魁或天鉞在紫微中是非常大的兩顆,它們的力量是非常強的,當他進到官祿宮時就像是千里馬遇到了伯樂,有貴人會提攜,只要有機會一定會幫忙,遇到挫折時也會出來相挺,很多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化險為夷。

2.【祿或權或科】有官運、升遷快。 官祿宮裡面坐到了祿或權或科的人在職場上跟主管的相處非常好而融洽,而自己也願意盡自己所能在工作上有所展現有所付出,做事情態度也很盡責,因此上司會很欣賞,往往不是升官就是有其他獎勵。

3.【紫微或天府或廉貞或太陽(旺)】天生就是主管命。 官祿宮裡面坐到了紫微或天府或廉貞或太陽(旺)的人天生不是老板運要不然既是主管運,因為他與生俱來就有領袖群倫的特質,領導能力非常強,到哪裡都有他的威嚴在,相對的也有他的氣魄在跟霸氣在,因此有的時候比較能夠帶動人。

4.【天同或太陰或天梁或巨門】只適合為人作嫁。 官祿宮裡面坐到了天同或太陰或天梁或巨門的人比較能夠安於現狀,他認為事業穩定,錢只要夠用就好了,不需要去扛太大的壓力,覺得人生在世只有短短數十年,幹麻要把自己弄得這麼緊張,只要盡到自己份內的事情就好,通常工作屬性都是以專業取勝。

5.【七殺或貪狼或武曲或天相】事業上大器晚成。 官祿宮裡面坐到了七殺或貪狼或武曲或天相的人是屬於大器晚成,如果是創業的人,在45歲之前他的運勢會好像是在坐雲霄飛車起伏非常大,很難在事業上面看他會有什麼成果,等到45歲之後,經驗和實力都有了,機會來了他就能夠一飛沖天。

6.【破軍或天機】事業不穩定、常常換工作。 官祿宮裡面坐到了破軍或天機的人工作很不穩定,常常換工作,在工作經驗上也沒有什麼累積,所以事業上的起伏其實是蠻大了。

如果遇到四化,以上性質會發生不同程度的轉變。

 

對方宮祿宮有天機化科:天機星是一顆變化無窮,一肚子算計的星,而化科則是一顆皮里陽秋,表里不一,什麽都能粉飾太平的星,兩種特質若加在一起,這人永遠帶著詭異的微笑,言行舉止永遠是最合宜出色,可是骨子里的他可是機關算盡,要做怎樣的進度才會朝著最美好的劇本演出,表面上一切的平靜其實都是他預計中的表現,這樣的人似乎很恐怖,其實天機化善,他的心機怎麽深沈也不會有害人的念頭,無需介懷。   對方官祿宮有巨門化忌:巨門號稱化暗,象征著隱密不為人知的秘密,以及人性中最幽暗的一面,當巨門化忌在官祿宮時,盡管他的口中什麽都不說,但是骨子里什麽都有盤算,尤其他看世界只看黑暗面,什麽事情都往壞處想,在長期缺乏安全感之下,一旦將想法化為行為,那可都是刀刀見骨的謀計,如果你的另一半是巨門化忌,你得用更多的心思告訴他這世界沒他想的那麽壞,至少,你不是那麽壞,對他是非常真心的。

對方官祿宮有天同化忌:一般人總以為天同就是孩子氣、純真無邪,頂多像個孩子一樣耍小聰明,說點小謊,這可太小看天同星了,基本上,這顆星是遇方則方、遇圓則圓的「變形蟲」,和太陰同宮加倍溫柔多情,和巨門在一起加倍圓滑狡詐,但要是和羊刃同坐午宮,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馬頭帶箭,威震邊疆,因此當化忌出現在一個人的官祿宮時,可是天生比人帶了幾十個心眼,一件事情想的七歪八拐,誰也摸不透他,更可怕的是他對事情沒有什麽定性,因此更讓人摸不透,猜不出葫蘆里賣什麽膏藥,和他交往可得多揣測揣測他此刻在想什麽,是不是在說謊或打其它主意。

對方官祿宮有太陽化忌:太陽原本代表著光明磊落,開朗大方,但是化忌的太陽卻恰恰相反,反而是悲觀、狐疑不定,沒信心缺乏安全感,當太陽化忌進入官祿宮時,很容易因為這樣的負面心理因素,反而顯現出虛張聲勢、表里不一,誇張其事的行事風格,讓人覺得他的心機很深,其實他之所以如此往往是為了自我保護或缺乏自信而已,只是處理不好反而容易傷到他人,身為他的另一半得要多給他一些愛與溫暖,才能慢慢讓他卸下心防,學會坦誠面對他人。

對方天機化忌在官祿或福德:其實他們心機不算深,也沒那麽多心思把想法付諸行動,但是卻「心眼」極多,胡思亂想,神經兮兮,絕不輕易信任自己或是他人,相對起天機化科的老奸巨滑,他們卻是百無一策,當他們的另一半往往會對他們的突發奇想莫可奈何,「你怎麽會這麽想」「你怎麽會想到這種事」,恐怕是最常出現在他另一半心中的吶喊。 對方廉貞化忌在官祿:廉貞是所謂的「囚」星,顧名思義就是喜歡局限自己,畫個小框框在里面鉆牛角尖,轉來轉去,轉不出來。廉貞化忌在官祿宮的人,嫉妒,憎恨和眷戀心都非常強,執念堅如鐵石,只是這些的念頭和想法平常都像是深海底的波浪,看不出端倪,要等某些外在刺激之後才會鋪天蓋地一次爆發,因此,他們的恐怖往往是「一鳴驚人」型的,不到致命關鍵時刻不會顯現,如果身為他們的戀人千萬別想把他們當傻子耍或看他好欺負,也許在平靜的外表下,他們正進行著什麽樣恐怖的複仇計劃。

對方官祿宮有貪狼:和之前那些情緒不穩定的星曜相比,貪狼的心機似乎「平穩」許多,都屬於謀定而後動的表現,貪狼本身就是一個野心大、貪欲強、聰明絕頂又高EQ的星,天生就知道自己想要什麽,在什麽時間應該做什麽才能精準達到目的,而他們的心計也從來不用於自己情緒不穩的情形下(因為他們很少情緒不穩),好處是方向明確,絕不傷及閑雜人等,壞處卻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說到玩心機誰也鬥他不過。

對方官祿宮有天府:相對紫微的嚴峻,天府「看起來」就寬容慈愛許多,不但富有同情心、愛心,而且善於照顧人,只是「大氣度」的他們可像慈禧太後一般,平常可以為陌生人掉眼淚,下手時卻可以六親不認,心機之深往往是超出一般人想象,耐力之長,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擬,基本上他們不會去爭些蠅頭小利或一時之氣,而是「君子報仇,三年不晚」或「爭千秋之大業」,身為他們的另一半,不要傻傻以為可以背著他們偷雞摸狗,這些都是他想不想抓而已,事實上,可能一家的經濟大權都在他們手里,一個不高興讓你財產歸零,無家可歸,半生努力化為虛空。

對方官祿宮鈴星獨坐:鈴星和火星不同,後者可能只是「匹夫見怒,拔劍而起」的典型,鈴星卻是「屈心抑誌,忍尤攘垢」,待時機成熟才會狠狠回手,基本上,外表看起來永遠帶著微笑,與人保持禮貌距離,既不輕易生氣,也不輕易表現出過當行為,只是他的算計和仇恨都是壓抑著的,待機而作,不像天府那麽有品只爭「千秋」,他們有仇必報,哪怕是十年前雞毛蒜皮的小事,一樣絕不客氣,當他們另一半千萬別以為他們真的EQ好,他們只是在默默等待,什麽時候出手你比較會痛。

對方官祿宮有太陰化科:基本上化科都有那麽些長袖擅舞、化險為夷的意思,太陰雖然是敏感又情緒化的星,但是如是在旺處化科,會以柔克剛,四兩撥千金,什麽事情都能以柔軟的身段,巧妙順利的加以完成,對他們而言,與其說是城府深沈,倒不如說是深謀遠慮,什麽事情都能多想幾步,自可避免不必要的沖突或傷害,有心機並不可怕,怕的是做事不用腦,那才是後患無窮。

 

破軍為北鬥第七星,屬陽水。

前已說過,破軍在鬥數中為稱鋒,所以便只主沖鋒,而不主退守。亦即是說,凡破軍守命的人,能攻不能守,而且攻下的城池保壘,亦必留下給他人固守,自己又須再去沖鋒。

在具體表現方面,凡破軍守命的人,一定不能安,如果是受職的話,則東主一定將困難的任務和派給他,待困難解決,便另行派調,從無坐享其成之呈,甚至不能享受自己的努力成果。

所以推斷破軍的吉兇,必須詳察其安定性之有無,以及開創能力的大小。同時尤應註意,其人是否可以自己創業,抑或只宜為人作嫁。

破軍最喜見祿存及化祿,尤喜自身化祿。得祿則主開創有收獲,否則便一生徒然為人作嫁,自己的實益甚少。

所以逢破軍化祿,其人便多兼行兼業、兼職、兼差,或負擔額外職責。

逢破軍化權,亦有上述的情況,但比化祿遠為辛勞,只不過聲勢更為顯赫矣。

若破軍不見祿,又不見權,則必須見左輔右弼,然後始主有助力,可以減少其辛勞與憂患。

倘不見吉化,又不見輔佐吉曜,反而見煞忌交侵,則其人一生只能破壞,欠缺開創。

古人說:[破軍火鈴,奔波勞碌,宮非爭門。]又說:[破軍羊陀同宮,主有殘疾。]又說:[刑忌同宮,主有殘疾。]即是指此。

甚至居事業宮亦有所不宜。古人說:[破軍羊陀官祿位,到處求乞。]

於吉曜中,亦不喜文昌文曲,以氣質不同之故。古人說:[破軍昌曲同宮,一生貧士。]唯寅宮的破軍獨坐有吉曜時喜見昌曲,古人說:[破軍昌曲同宮於寅,主貴。]

至於天馬,有些組合亦不為定。因為破軍的破壞力已無安定的意味,更見天馬,則主人意誌不定,於是反為流離浪蕩,不務正業,更見桃花,女命尤主意誌薄弱,見異思迂。[中州派]的口訣是:[破軍無吉化,祿馬會煞,男女浪蕩。女命佳者亦如紅拂。]紅拂是唐代楊業的侍婢,以私奔李靖見載於歷史。

[殺破狼]皆主變化,但性質完全不同。

貪狼的變化最為柔和,帶有粉飾及私利的意味,因此主暗中改變,並無驚天動地之舉,甚至帶有彌縫、修補的意味。

七殺的變化可以突如其來,為人意料所不及。且其改變未必與舊業有關,可以是全新的行動,如改行、改業。

但破軍的變化,則必為[舊事創新]。無論改變得怎樣大,都必然跟舊事有關連。可是,由於破軍有先破壞,後建設的意味,因此所謂[舊事創新],亦必因[舊事]發生困難,然後去解除它的死結,再開創新的局面。破軍坐守的人特別辛勞,即在於此。

而且,七殺、貪狼於變化之後,尚能安享其成,但破軍卻主攻而不主守,守成反為苦悶,居福德宮者尤其如此。

破軍只有在一種星系組合下,主其人能攻能守,即所謂[英星入廟]格。

這種格局的結構是,破軍獨坐子午二宮,對拱[廉貞天相].本宮的破軍化權,對宮廉貞化祿來照,再見輔佐諸曜來會,無煞忌諸曜會照,是為上上格局。

古人說:[英星入廟,位至三公],即指此而言。

唯此格不宜丙年生人,嫌破軍無祿,兼且有廉貞化忌對拱,反主人一生多憂患、是非。

此外還有一個兇格。

當破軍守命,單見文曲化忌同度,不見文昌來會,或雖見文昌,但同時見煞忌刑諸曜之時,則稱為[破軍暗曜。]蓋文曲化忌即成[暗曜],不指巨門為暗。

古人說:[破軍暗曜共鄉水中,作冢。]今人誤解為指水厄,其實非是,乃指[破軍暗曜,在亥子醜三宮,有如入了墳墓,主困滯,並不指意外。蓋亥子醜三宮屬水,故稱為[水中]而已。至於誤解[暗曜]為巨門,於是辯駁發生,更屬無謂。偶知者則視為絕大秘密,不肯告人,甚為妨礙一門術數的發展。

在十二宮中的組織,破軍必永與天相對拱,天相屬於[財蔭夾印],報或屬於[刑忌夾印],對於破軍的影響甚為重要。

在子午二宮,破軍獨坐,對宮為[廉貞天相];在卯酉二宮,[廉貞破軍]同度;故子午卯酉四垣,為[廉破相]合。

在辰戌二宮,破軍獨坐,對宮為[紫微天相];在醜未二宮,[紫微破軍]同度,故辰戍醜未四垣,為[紫破相]的組合。

在寅申二宮,破軍獨坐,對宮為[武曲天相];在巳亥二宮,[武曲破軍]同度;故寅申巳亥四垣,為[武破相]的組合。